010-64921678转8015

​日本是如何将垃圾处理做到极致的?

网站首页    行业动态_1661363836.bj.wezhan.cn    ​日本是如何将垃圾处理做到极致的?

文丨陈相成

来源丨环球情报员(huanqiuqby)

 

 

 

上海7月1日开始率先试点垃圾分类制度,据了解,垃圾分类制度将逐步推广向全国46个重点城市铺开。

 

垃圾分类制度,在世界范围内并不罕见。邻国日本,便是一个将其贯彻到极致的国家。很多来到日本的游客,几乎都会被其整洁有序的街景所深深吸引。而这一切,就得益于日本实行严格、细致以及规范的垃圾处理制度。

 

▲手中垃圾,该往哪儿去?日本在全国各地的垃圾箱都做了详细的分类,以便更好地将垃圾进行处理

 

今日的典范,是经过了昨日无数的阵痛和革新换来的。二战以后的日本,可谓处处是满目疮痍的场景。时不我待,日本举国上下开展起轰轰烈烈的经济建设运动。而在举世瞩目的崛起之路上,一场悄然的危机也正向他们袭来。

 

▲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街头。伤痛与未来的复杂情绪,催促着这个民族重新拾起走向新生的勇气

 

由于一味地重视经济发展,日本大刀阔斧的建设使得不少地区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环境问题,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垃圾处理问题。

 

一系列垃圾处理问题的产生,是疯涨的生产消费所带来的“并发症”,严重地威胁到了民众正常的生活秩序甚至是生命安全。为此,以“东京垃圾战”为代表的各地垃圾抗议活动,在当时将政府推上舆论的高峰。

 

▲“经济先行,其余次之”。大阪的小河,湍急的溪流早已消逝,只剩下一堆堆触目惊心的垃圾

 

日本政府逐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切实有效地开展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从相关法律的制定,到民间的大力宣传,再到设施设备的完善配备,日本政府走上了一条与垃圾处理抗争到底的“不归路”。而事实证明,他们的的确确做到了,而且是完美极致的。

 


 

一、经济崛起下,垃圾的泛滥

 

日本垃圾处理“极致道路”的起点,还得追溯到二战后初期。作为法西斯战败国之一的日本,除了遭到战争特别是原子弹的毁灭性打击外,财阀解体等国际社会一系列的制裁措施更是让其元气大伤。经济复苏的任务已经是迫在眉睫。

 

钢铁、水利、电力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迅速提上日程,成为日本重启“光辉岁月”的先行者。

 

▲“神武景气”时代出产的电视机。“神武”、“岩户”以及“伊弉诺

”三大景气时期,共同构筑了日本崛起的坚固基础

 

50年代的日本,无疑是幸运的。美国基于自身在亚太的利益诉求,对日本进行了经济、社会以及文化等全方位的扶持。韩战、越战等亚洲局部战争的爆发,更是让日本的工业,重新看到了振兴的希望。而工业恰恰是支撑国家快速腾飞重要保障。这一趟顺风车,日本人当然不会轻易错过。

 

▲新日本制铁在千叶县的炼钢厂,便是始于韩战的需求所建立的。工业对于一个国家的复兴,承担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属于日本的经济奇迹不出预料地来临了。在“电力五年计划”、“产业扶持政策”以及“国民所得倍增计划”等措施的大力支持下,日本展现了以工业为代表的全方位突出成就,演绎了一出举世瞩目的战后崛起盛景,一跃成为具有全球影响的经济大国。

 

▲1970年部分国家的GDP数据。此时的日本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占到美国GDP的20%有余

 

步子迈得太大,总会不经意地摔跟头。长期追求经济的片面增长,使得政府在其他方面的投入实在是精力有限,特别是环境问题:商业区内遍地残渣、工厂附近污水横流、填埋场内恶臭熏天,就连住宅区的公共区域也时常被堆砌的垃圾堵得水泄不通。

 

▲人头攒动的东京银座。经济复苏带给国民的是生活方式的深刻影响,消费享乐观念蔓延的同时,对社会文明的考验更是一场值得重视的“拉锯战”

 

恶劣的环境状况使得正常的生产活动大受影响,民众的生命安全面临威胁。是放任自流?还是坚决遏止?各种流言在民间甚嚣尘上,仿佛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即将爆发。

 

▲20世纪50年代东京江东区的垃圾填埋地附近。超负荷运转对周围学校的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与苍蝇同乐”成了当时孩子们上课的日常

 

1956年,“清洁工厂十年计划”正式制定。以东京为例,根据文件指示,在多个行政区将新建一批垃圾处理厂。但即便如此,与数量庞大的垃圾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而接下来,东京相关部门将目光投放到了江东区,计划在此地修建具有相当规模的垃圾填埋场,以实现对全东京垃圾的集中填埋处理。此外,江东区邻区杉并区也被视为是垃圾集中处理的重要选择地。

 

▲土地不够?将垃圾拖到海上来!江东区的海上垃圾填埋场,一眼望去着实令人震撼

 

这样的计划,江东区和杉并区的居民当然不会答应。垃圾在家门口集中处理,就意味着自己将生活在漫天的粉尘和废气之中,生命安全受到极大威胁。1971年9月,在时任东京都知事美浓部亮吉的演讲煽动下,民众的积怨终于爆发,声势浩大的“东京垃圾战”拉开帷幕。

 

▲当地居民企图阻挠各地的垃圾进入杉并区。“东京垃圾战”,是居民捍卫自身权利不被侵犯的正义抗争

 

在民众的强烈呼声下,日本相关部门开始着手调整政策的方向,初步制定各行政区在自己领地内自行处理垃圾的措施。

 

“东京垃圾战”只是日本各地众多抗议活动最具代表性的一支。从这里开始,日本政府下定决心对恶劣环境、垃圾处理等问题正式宣战。经济发展是奇迹,能够恒久地守住一片净土,才更称得上是奇迹。

 


 

二、垃圾处理,雕琢成艺术

 

日本逐步开始走上了一条垃圾规范化处理的道路。是选取传统且成本相对较低的填埋法,还是采用新兴但成本相对较高的焚烧法?这样的问题一度困扰着当时的决策者们。

 

最后,基于曾经填埋法的失败经历以及日本国土面积狭小等原因,日本确定了以集中焚烧为主要垃圾处理方式的共识,并在全国各地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垃圾焚烧厂。

 

▲儿童游乐园?其实是垃圾处理厂!位于大阪的舞洲岛处理厂,不仅仅是一座普通的垃圾处理厂,更是当地青少年垃圾分类宣传教育的科普中心

 

硬件设施安排上了,民众们过去漠视环保的观念也会随之改观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大部分人还是照旧秉持着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环境状况短时间内并没有质的飞跃。

 

而接下来,法律的威力开始发挥作用。日本有关部门相继出台了《空气污染控制法》、《容器包装在循环法》、《循环型社会形成推进基本法》等法规条例,其中严厉的刑罚对民众产生了强大的威慑作用。习惯成自然,环境状况慢慢大有改观。

 

▲日本环保法律体系的完备程度令人惊叹。法律法规的健全是垃圾处理以及分类不可或缺的必备保障

 

垃圾分类作为垃圾处理最重要、关键的一环,日本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权威。一般废弃物、产业废弃物以及有毒有害废弃物,是日本最基础的三大类型垃圾。在此之下,又可分为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粗大垃圾以及资源垃圾等各种小分支。这样的复杂细分,曾经也一度让民众难以适应。

 

▲垃圾分类图解。在日本,扔垃圾不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个人行为,而是一门需要心领神会的日常功课

 

垃圾分类是门学问,处置垃圾同样也是门学问。日本的每户家庭里,几乎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日历表:每一日清晰地记载了可丢弃垃圾的类型,一周七日,日日不同。居民们必须严格按照日历表要求,在第二天规定时间之前将垃圾堆放到指定地点,否则又将等到下一周。

 

▲垃圾丢弃时间表。不同类型的垃圾定时回收,高效率的方式让垃圾处理变得更加轻而易举

 

将垃圾分类处理完毕之后,最高境界便是将其变废为宝,而日本在这方面同样也是毫不逊色。遍布各地的资源循环站,是垃圾变废为宝的强大支撑。

 

各种类型的垃圾来到资源循环站,摇身一变用于火力发电、道路铺设以及填海造陆等领域。一处不经意吸引你的风景,很可能便是垃圾华丽蜕变的结果。

 

▲日本垃圾回收处理体系图解

 

日本对垃圾处理乃至环境环保的重视程度,已经不亚于对经济建设的重视程度。日本垃圾的处理利用过程,几乎是在政府的完全主导下进行的。垃圾处理的员工是国家公务人员,主管垃圾处理的环境保护厅重组升级为省厅之一的环境省……政府对垃圾处理产业可谓是殚精竭虑。

 

▲日本环境省,垃圾处理取得成就的最大功臣

 

在意识到由于发展带来的垃圾弊病后,日本政府强有力的举措很快便实现了止损的目的。这其中,既有矛盾冲突,也有协商妥协。可贵的是,一套稳定的垃圾处理体系正在一步步地完善发展。而这只是冰山一角,一幅更壮阔的蓝图还展现在他们眼前,而这也正是他们矢志不渝的前进方向。

 


 

三、环保思维,无死角渗透

 

在国家相关措施的强制推动下,崇尚环保、爱护环境成为了一种全民意识,“环保思维”在日本民众心中已经是根深蒂固。从意识涣散,到高度自律,日本民众在垃圾处理方面的态度转变,是对自身的负责,也是对后代的担当。

 

▲非正式组织是环保宣传的重要声音。“全民参与”已经成为日本环保的主旋律

 

除了收获意识上的进步外,在生态治理上日本也是身体力行、硕果颇丰。经济大发展时期日本的生态环境曾遭受过巨大的破坏,导致出现了各种闻所未闻的罕见病。声名在外的濑户内海便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

 

▲濑户内海沿岸为日本的工业集中带

 

濑户内海以其优越的区位条件成为日本重要的工业基地,而在享受工业带来的财富背后,是疏于管理而出现的各种泛滥排污。水质富营养化、重金属严重超标等问题接踵而来,几十年罕见的赤潮一年中数十次爆发,海洋生物数目锐减,水俣病的蔓延更是让世界震惊。

 

▲水俣病纪念雕塑。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环境恶化使得四大公害病在日本野蛮横行,痛下决心的改变是对过去惨痛回忆的一种弥补修正

 

生态治理刻不容缓。定期监管,对不符合要求的企业坚决取缔;立法维护,通过全民性的强制手段树立对海洋生态的敬畏;广泛宣传,发动社会团体,深入学校社区开展普及教育。

 

▲在政府和民众的共同努力下,濑户内海的环境洁净度及经济贡献度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成为日本生态治理的楷模工程

 

日本人的环保革命之路,还远没有到达终点。20世纪90年代,日本政府提出了“环境立国”的战略,在遵循环保治理优先的情况下,计划实现“最适量生产、最适量消费、最小量废弃”的经济目标,以找到将环保与发展无缝对接的最佳答案。

 

▲新时期的环境治理走向了市场化的升级道路,成为了盈利的一个新增长点。这样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也是“环境立国”战略所重点要求的

 

从工业迅速崛起,到环境状况告急,日本在痛定思痛之后建立起以垃圾分类处理为代表的环保体系,将经济与生态的平衡尽可能地维持到最佳水平。这在未来带给他们的将会是,受益无穷的资本,以及千秋万代的基石。

 

在上海垃圾分类制度出台之后,沸沸扬扬的讨论一直都没有停歇下来。同样是经济发展高速时期,也同样是环保意识淡化时期,相似的境遇下,日本的经验,理应引起我们更多的思考。

 

 

2019年9月17日 15:07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